一日午后,阳光透过窗纱,射进卧室里来,因为要去参加一朋友女儿的婚礼,我站在镜子前,穿一件淡紫色碎花的旗袍,扣最后一颗盘扣。待扣好以后,觉着有些紧。于是解开,再扣,还是觉得紧。这条清新淡雅的旗袍裙,以前也穿过几次,从未有此感觉。难道,长胖的人脖子也会变粗吗?我兀自想着,把这句话发到了闺蜜群里。
  
  一闺蜜回答:因为这几天热。
  
  我@她:你的意思是热胀冷缩?
  
  她发坏笑的表情。
  
  哈哈,姑且这样认为吧。我站直,吸了吸肚子,发现小腹依然微微隆起。看了看手臂,捏了捏,都是肉。斜觑旗袍开叉处的大腿、小腿处,好壮实!扭了扭身子,腰呢?曾经那一尺八的腰,现在起码也两尺多了。
  
  天,还是不要穿旗袍了!我赶紧脱下来,有些懊恼。
  
  换上一条宽松的粉色斜襟连衣裙,顿时觉得浑身轻松,舒服多了。
  
  嗨,长胖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不可回避,无力阻挡。
  
  近几年以来,体重一路飙升,从原来的90斤左右,到在95斤左右徘徊,然后直冲100斤以上,最重时达到了106斤,现在维持在103斤左右。呵呵,你们不要说很轻啊,你还在喊胖。亲爱的们,我是典型的小巧玲珑的身材哦,按照身高与体重的比例来说,我的标准体重应该为90斤才对。
  
  好吧,我确实长胖了,我认。胖就胖了吧,可它偏偏还胖得不是地方,如前所述,严重地影响了我穿衣服的美感和效率呀。
  
  暑假里一次,在家穿着家居吊带裙,躺在沙发上,家里胖墩儿子瞧了我一眼,有些嫌弃地说道:“老妈,你真的好胖!你看你这粗壮的大腿。”说完,还随手举起手机定格了那一堆肉,给我看。我看看,果然是不堪入目。但随即有些不甘地反驳儿子:自己那么胖,还嫌老妈胖,我总比你好多了。儿子手伸过来,拍拍我腿上的肉,捏起来,说道:你自己看,呶,还有这手臂,这小腿……
  
  我白他一眼,起身进了厨房。
  
  好吧,我承认,我真的长胖了,女人过了40,就进入了中年发福的行列,不是人为可控的呀。
  
  “我要减肥!“我在心里默默地地下了决心,然后跑出去,对正在客厅里葛优躺的两个男性说道:从今天起,我要减肥,你们监督我。
  
  那年轻的男性头也不抬,扔一句:“我信你?”
  
  那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直点头,笑道:“嗯嗯嗯,减回青春一十八!”
  
  “哼,小样,都不信我!等着瞧。”我回到厨房。
  
  说到做到,于是那日晚餐,我只吃了一小碗米饭,菜也吃得少。谁知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看一本书入了迷,不知不觉竟然过了夜里十一点,这时,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轻响,我瞥了一眼边上正在钓鱼视频里沉醉的男人:饿了!肚子在叫了。
  
  他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视频,回一句:减肥,减肥!
  
  我继续看书,可是肚子里的“小兵“们又闹起了革命。
  
  我用手臂拐了拐男人:你饿了没?你不饿吗?去煮点东西吃一下。
  
  他回答:我不饿,你要吃自己去煮。
  
  我拿出惯有的招数,摆出一副死皮赖脸、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脸上开满了小菊花,换了甜腻的声音,轻柔地说道:“老公,我最喜欢吃你随便煮的那个鸡蛋青菜面了,我怎么煮都煮不出那味道来,真鲜啊!”然后,吞了吞口水,摇着他的手臂:“老公,你去煮嘛! ”
  
  他终是招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只好去煮了。过了一会儿,一碗面条端到了我面前。我一阵哧溜,吃了大半,剩下的留给老公吃。吃完,困意袭来,我抹了嘴,漱了口,洗了手,倒头便睡了。
  
  虽说这第一次减肥行动宣告失败了,可我减肥的意识依然还是很强烈的。从第二天开始,我到单位食堂里吃饭的时候,就从原来的打三个菜,变成了只打两个菜了,饭也少盛了一点。闺蜜约着聚餐,我公开声明:“不吃大鱼大肉,只吃萝卜青菜。”另一闺蜜留言:“亲爱的们,本小姐正在减肥,每周周一是开放日,可以吃晚餐,其余日子,晚上只吃水果,喝牛奶。”
  
  哈哈,看来已经拿出减肥实际行动的不止我一人啊。
  
  嘿嘿,只是,后来,准确地说是几天以后,在单位食堂丰富的美食面前,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三个菜,而且还特喜欢吃红烧肉,更要命的是,我还喜欢用红烧肉那浓香的汤汁浇饭吃。
  
  算了算了,民以食为天,吃饭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好了。我想凭借我父亲遗传给我的苗条身材的优良基因,我再胖,也胖不到哪里去。这样一想,我就心安理得了很多。
  
  好吧,在饱腹之需上,就不要亏待自己了,靠运动减肥吧。
  
  于是,我在保持一贯的走路习惯的基础上,增加了在家里跳绳和睡前做仰卧起坐的两样运动项目。不过,我那晚饭后的走路,顶多只算是散步,踱步慢走,连蚂蚁都踩不死,也就是舒活舒活筋骨罢了。跳绳吧,才跳一百个呢,就气喘吁吁了。不过我有毅力啊,我中场休息了四次,分五次终于完成了500个的跳绳目标。睡前,请求老公协助,做50个的仰卧起床,也是卯足了劲,分了三次才完成。老公揶揄道:像你这样做,恐怕床受不了。他是在嘲笑我奋力挣扎着起身,又轰然倒下的姿势。姿势难看点,50个任务好歹完成了!
  
  这样折腾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我腰酸背痛腿抽筋的,哪里哪里都不舒服了。算了,休息一下吧,还是身子骨要紧。
  
  于是第二天,没动静。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我都没了动静。没办法呀,这猛然剧烈运动,一个周才缓过劲来。
  
  等到了周末,儿子回来了,我烹制美味佳肴,一家人大快朵颐,其乐融融。关于减肥的事儿,先放一边再说。
  
  一管不住嘴,二迈不开腿的人,我这减肥的事也就搁置下来了。
  
  于是,我依然穿着宽衣大袍,把“人在衣中晃”的衣潮风尚穿到了极致。这样的衣裙在身,自在啊,身体和灵魂都得到了释放,也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我那小小的身子还是比较苗条的,只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脂肪悄然增生,身子日益圆润,我也浑然不觉。
  
  直到某一天,我去做美容店做面膜,店里换了个小妹妹给我做。做面膜之前,她给我开背,当我脱了衣服趴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忍不住说了句:“姐,你看起来瘦瘦的,怎么也这么有肉啊?”我笑道:“是的,中年发福了,挡都挡不住!”她笑了,回道:“胖点好!”
  
  是啊,不可避免的事实,那还是坦然接受的好。况且,在这个物质生活水平提高的时代,长胖也算是国家“GDP”增长的事实证据呢。
  
  于是乎,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随处可见长胖了的姑娘、大嫂、大婶和老太太。而身边,与我同长的亲人、同事、朋友们体重与年岁成正比例增长的,也很多。
  
  我的婆婆大人,说是在做姑娘时,因为长年劳作,加上为了一大家人的生计操心费神,那时只有八九十斤呢,后来早就长成了标准的胖老太的身材,买衣服,都得三四个“+”的号才行。我的大姑子,身高一米七,个高腿长,扎一条乌黑的长辫子,曾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现实版,如今,变得腰圆臂粗,是农村里的一个好劳力。我的姐姐,结婚后直至现在,体重从原来做小姑娘时的90来斤,一跃而为150多斤,到现在她只能时不时翻看一下旧照片,怀念一下青春芳华时的窈窕身姿了。我的嫂子,曾经穿旗袍、踩高跟鞋,一派大上海里的女人的风姿,活成我哥心中的骄傲和一道美丽风景,如今,嘿嘿,正挣扎在减肥与反弹的道路上,时而瘦了一些,时而又胖回去了。我弟媳倒是个特例,大学毕业以后,逆袭了大学时期的“韩红”式的身材和韵味,直至结婚生子以后依然保持着匀称的身材。
  
  赘述如此,我想以身边真实的人例,用清楚的数字来纪念一下已经逝去的青春,感慨一下在生命在不断变化的似水流年里。有多少姑娘变胖了,抑或说有多少变胖了的 “姑娘”,顺便“披露”一下岁月这把杀猪刀是多么的无情。
  
  胖了胖了,怎么办?放任自流活得自在,还是可以人为控制地活得美丽一些?我觉得吧,做人做事,自律总是需要的。
  
  当然,其实容颜与身形如何,都只是外在的东西。如何让自己在每一个年龄段里都活得精彩有意义,不断地省视自己的内心,多一些宽和从容,关注灵魂,提升自己,精致而优雅地老去,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