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要确立“五育并举”的思路。
  
  这一思路解决的是教育理当关注的重心与焦点问题,是肩负引领疏导社会大众使命的教育舆论应秉持的方向与定位问题。即在争取做到“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同时,也要尽力做到“育人工作不耽搁”“素质教育不停滞”“全面发展不停步”。事实上,学生宅家长假期间,借用经济学的“比较优势”“机会成本”与“时间价值”概念作些分析(通俗地讲,就是“哪个更合算”),应该不难发现,将重心和精力集中在“育人”上多动心思,比单纯在“教学”(只能在线上进行)上着力,肯定更为有效有利,更有“性价比”,更能找到突破口且形成特色,最重要的是也更有可能、更有可为。从这个意义上,似乎提“停教不停育”比“停课不停学”更为精准、全面,教育站位也更高。
  
  那么怎么实现特殊时期、特殊空间、特定对象(老师一方同时直面学生和家长双方)的“五育并举”?
  
  笔者主张要努力从整体质量观和广义角度理解“教”与“学”,继续坚持“学科育人主渠道”“课堂德育主阵地”,教师在线上教学时仍然要坚持“全人教学”和学科情感态度价值观的传递。
  
  然而毋庸讳言的是,由于学科课堂时空等因素的局限,课堂育人主要以较为单一和低效的“言教”形式为主,更不要说线上教学,师生双方、学生之间都隔着屏幕,几乎没有对话、互动,无论是教师身上的人格魅力,还是肢体语言,都难以发挥“身教”“不言之教”的现场效果。
  
  因此为了让“育人”两字不缺席,这就需要突出“主打策略”:学科课堂之外的“情境磁场”——而这正是这段时间家家户户“亲子宅家”的优势所在。为此,可以做很多“因‘育’施策”的文章,让“劳体德美”四育不“赋闲在家”。
  
  二要确立“健康第一”的思路。
  
  这既是响应呼应当前中央领导下全民“战‘疫’”大局的应时作为,又是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的举措,是教育乃至社会发展的常识,还是反思教育工作、追求“美好教育、美好生活”的必然结果。
  
  具体而言,笔者建言如下:
  
  (一)要有强烈而灵慧的课程资源意识,切实抓住这段“宅家战‘疫’”时间大幅度提高学生及其家长的健康素养。“世界是学生的教科书”,不要当这场疫情没有发生过,交了这么多的学费就一定要多向生活学点东西(教训、反思等)。正如笔者同事、衢州市教育局教研室初中语文教研员郑慧老师在致全市初中语文老师《2020年疫情期的语文作业建议》中指出的,“用好时代给我们的课程资源也许是(语文教师)更重要的能力与责任”。
  
  (二)学校和家庭要树立“身体教育学”意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当然也是学习的本钱(当代脑科学和认知心理学的研究成果也正在不断证明这点),身体成长具有单向度、不可逆性。儿童的身体(一定程度上也包括教师)总体上未得到足够的重视无疑是当下教育和社会的重大缺失和遗憾。最为大家所知的是儿童近视率问题,如何一起“让儿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保护好他们的眼睛,几乎成为了一个时代命题。
  
  (三)要有“对冲的意识和行动”。对冲是底线思维的一种表现,有点像化学上的“酸碱中和反应”。比如,针对学生“超长宅家”可能滋生“小网虫”“小睡虫”“小懒虫”问题,可能产生新的一批“小眼镜”“小胖墩”“小豆芽”问题,可能导致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现象,以及学校启动“线上教学”从而学生不得不长时间盯牢电脑(手机)这一新事物,怎么通过“对冲”以达到“止损”乃至动态平衡?
  
  这时候,劳育、体育、美育、德育,就不止是在一些人看来是“理想化的东西”,也可以先不去讲很高位的“立德树人”终极目标,而是至少可以服务于非常现实层面的,诸如缓解学生用眼疲劳、控制“长膘”、宅家倦怠的“对冲工具”!这时候,策动学生居家劳动、居家锻炼、居家娱乐活动,就完全不是空话,当然也不能“空化”,而的确应该显化、刚化、硬化、操作化。应该像要求学生准时参与线上直(录)播教学、参与线上互动、提交线上作业一样,将学生的宅家劳动、锻炼等纳入学校可量化、可操作、可反馈、可评价、可展示的成体系指导之中。
  
  确立“健康第一”思路,当然不是不要学科学习、知识教学,不是无视应试的刚性刚需现实,毕竟,且不讲“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存在的一定是要认真面对的”。笔者强调的是,一是“适时适度适宜”原则,二是“得力得当得法”与“有效过度(衔接)”意识。重在可借这段时间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意识与习惯,提升学习力(学习动力、学习毅力、学习能(智)力),着眼于儿童返校学习后的学习后劲。
  
  那么,落实“五育并举  健康第一”的主抓手是什么?下文拟与读者朋友们继续交流,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