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是我们班最矮的女生,这个头,走在学校里,不知道的人怕是叫“一年级小鬼”吧。
  
  我交了作业,回来又听见走廊上有人喊:“第五人格——”不一会儿,一大群同学围了上去,我也凑热闹去了。这“第五人格”如此受欢迎,是何方神圣乎?此乃5.0版抓人游戏也!
  
  如此受欢迎的游戏,怎会有她小丫的份儿?呵呵,还不是因为没人扮演“监管”嘛。这个游戏有两种角色,一种是“监管”,就是抓人的那个角色,一至二人扮演;一种是“求生者”,就是逃跑的人,三五人以上皆可。“监管”可不易,常常眼看着要抓到人了,结果“求生者”耍了个“特技”(游戏中规定的超能量)。好吧,力气又白费了。因此,这个角色特别令人沮丧,沮丧到看不见一丝光亮。
  
  游戏开始了,大家远远地看见小丫,就本能地惊慌失措,跟着大部队,你拥我挤地逃离。尽管小丫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摇摇头,似乎云淡风轻。
  
  可能像是这样,同学们把她当成“危险生物”的次数太多了——小丫当监管的次数太多了。“想玩游戏吗?想玩必须当监管。”这是大家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她又开始努力奔跑。滑了,爬起来;摔了,站起来。
  
  她为什么在我们这般冷落下,仍然不抱怨,舍不得离开?
  
  她孤独。
  
  她寂寞。
  
  她没有朋友,也没有人心甘情愿与她为友。
  
  小丫,又瘦又矮,又小又黑,长相平平。虽说“海水不可斗量”,但“人还得看貌相”。再加上她成绩也平平,在班里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不管男生女生,玩游戏都得结伴。所不同的是,女生结伴的群体特征更明显。“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话不假。
  
  此番让她参加游戏,不是友谊,而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做个没人愿意的“监管”。
  
  不美好。
  
  我们完全没有用真心对她过。虽然我向她伸出过手,可还没等她接上,大家那锋利的眼神就使我畏缩地收回了,那只冷却了的手尴尬得很。自此就没有人向她伸出过手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她写在手账本的一句话:
  
  “为什么我不能与同学和平相处?”
  
  我把这句话分享给了所有女生。
  
  大家再看她时,多少都有了歉意。自此,我们不再孤立她,我们平等对待她,什么游戏都带着她,最好的角色让给她。大家都开始主动与她交往。
  
  走廊上又有人喊:“第五人格——”一群女生簇拥而上。小丫不再是那个固定的角色,不再只是摇摇头,似乎云淡风轻了。她和其他女生一样,疯狂地逃跑,疯狂地喊叫,疯狂地大笑。
  
  她变了。她变得爱笑了。
  
  我发现,她的笑比冬阳更温暖,比焰火更鲜艳。
  
  作者系兰溪聚仁小学五年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