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突然下了一场倾盆大雨,我猝不及防,立马躲到了天桥下面。
  
  我没带伞,小雨点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我焦急地等待着外公的出现。
  
  校门口的人渐渐少去,同学们都和他们的家长离开了。没过一会,校门口就只剩下了几个人。
  
  我等待着,等待着外公的出现。这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以为是外公,立马回过头看,却是小许。小许看了看我,用嘲笑的口吻说:“嗨,你家长还没来接哪?”随后又拉了拉他妈妈的手说:“再见,我和我妈妈走啦!”我伤心地低下了头,心中的怒火正在燃烧。
  
  我戴上帽子冲出了天桥,向家奔去。我跑着跑着,跑到菜市场时,远远地,看见一群老爷爷正在屋檐下下象棋。其中有一个人一会儿指指点点,一会儿拍手叫好,这个人的背影十分熟悉,这不正是外公吗?而外公的旁边放着一把伞,伞就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心中的火焰更加旺了,外公竟然为了看象棋而忘记了来接我。我没有去叫外公,加快速度向家奔去。
  
  马上就要到家了,可雨越下越大,毫不留情地砸在我脸上,我只能在屋檐下穿梭。正经过门口的一家便利店时,一个老爷爷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下得那么烂还不如我上场呢!”这个声音十分熟悉,我朝那望去,只见一个老人嘴里叼着一支刚点的烟,正专注地盯着电视中播放的象棋比赛。我定眼一看,居然又是外公!而外公脚边的雨伞还在流着雨水。
  
  我更生气了,这个贪玩的外公,难道我还没有他的电视机和象棋重要吗?我边跑边掉着眼泪,终于到家了。我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入。
  
  奇怪,家里格外的寂静。电视机正播放着象棋比赛,沙发前也摆着一桌未走动的象棋,而沙发上正躺着那干干的伞,就这样静静地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哦!我想起来了,外公已去世几个月了,而那安详的伞成了我和外公唯一的共鸣。
  
  衢州市实验学校教育集团菱湖校区七年级学生
  
  指导教师 郑良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