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大年初三,笔者参加了省委办公厅干部回乡调研教育座谈会。会上,与会的中小学校长与教师就本地学校改革与发展、成绩与问题坦率地陈述了自己的意见,讲了实话,说了真话。
  
  这让我联想起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历史来,当时毛泽东主席要求身边工作人员利用回乡探亲的机会,实地了解当地社会、政治、经济发展情况,彭德怀等一批老干部也深入基层,调研农村、农民和农业,倾听民情,了解实情。历史上,说实话、讲真话不容易,听实话、听真话也不容易。
  
  近些年来,岱山教育乃至浙江教育都迈出了历史性步伐,岱山一个小小的海岛县,正从“全国基础教育先进县”向省“教育现代化县”迈进,从“有书读”向“读好书”迈进。但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偏远学校优质生源流失,优秀教师缺乏,内涵发展、质量提升等尚待进一步均衡等问题。
  
  思路决定出路,眼界决定境界。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与途径不少,其中一个重要抓手就是依法治教。当前,我们的“国家已经进入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社会对依法治教治校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在日前召开的2017年度全省教育系统工作会议上,郭华巍厅长就明确要求“在依法治教治校上提水平”。这是工作部署,也是时代呼唤,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对教育来讲,就要从落实“三法”做起,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在新形势下,进一步贯彻落实这三部法律,强化“三法”意识,深化“三法”举措,彰显“三法”意义,当是题中之义,责任所在。
  
  落实“义务教育法”,当应凸显教育经费投入保障,确保教育优先发展。教育优先发展是一种共识,也是一种常识。但常识往往被人所忽视,甚至遗忘。教育既是最大的民生工程,又是最大的社会公共事业。祛除“教育产业化”的盲行与弊端,应是我们吸取教训的当务之急,也是实现教育优先发展的战略视角。我们必须按照“义务教育法”所提出的要求,确保政府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比例不低于并超过4%的标准。
  
  落实“教师法”,当应提高教师地位与待遇,让教师成为令人尊敬的职业。随着各项改革的不断深入,我们国家的社会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但纵观前后,综观上下,毋庸讳言,教师的地位与待遇却并未同步而行,而是相对滞后,而且与某些行业相比,差距有越来越拉大的趋势。近些年来,某些地区、一些学校屡屡出现教师受辱事件,教师人身安全与权益受到侵犯与侵害。我们必须更好地落实《教师法》,进一步提高教师待遇,彰显教师受人尊重的地位,确保县域内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收入水平。
  
  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当应保障孩子身心自由健康发展。孩子身心的自由健康发展是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重要起点,也是一个民族智慧创造的重要基点。我省在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实施“阳光体育”诸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实事求是说,在这方面,我们的收效还差强人意,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孩子们已经有了太多被灌输观念、被压制思想、被抹杀创造的经历,我们应该把他们解放出来。我们的教育内容还显浅薄而非深厚,教育形式还显单一而非丰富,教育思维还显一元而非多元,教育评价还显线性而非弧度。我们过多地强调了一统而缺少多彩,强调了接受而缺少创造,强调了结果而缺少质疑。这都不利于孩子身心的自由发展、健康发展,不利于一个民族的长久发展、和谐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