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系统的代表委员眼里,教育综合改革在过去的一年里浓墨重彩。

当“以促进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为根本目标,深化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改革、高等院校综合改革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对2015年的工作部署时,代表委员们有兴奋、有压力,更有强劲的动力。

全国人大代表、教育部部长袁贵仁:

改革是教育发展的强大动力,我们要紧紧抓住影响和制约教育事业科学发展的关键环节和重要领域,深化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改革、高等学校综合改革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拿出实质性改革措施,努力取得实质性突破。

开放也是改革,我们要以开放的主动,赢得发展的主动、国际竞争的主动,通过开放把中国的教育办得更好。开放是我们时代最鲜明的特征,也是社会主义大学的鲜明特点,加强高校课堂和教材的管理,不是不要开放,而是为了更好地开放!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

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不等于全面的工作,任何改革工作都要加上系统研究和顶层设计。综合改革包括几个方面,一个是学校内部的改革深化,只靠单项改革和一个部门的推动不行。二是高等教育内部改革需要系统协同创新,也需要和基础教育改革结合。高等学校和中小学校要协同起来进行改革,比如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就绝不单单是大学的事情,它对于中小学校、高中学校的冲击和挑战更为直接、更为严峻。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

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提出了三个方面的改革,抓住了教育改革发展的重点。广东省在推进省级统筹的过程中,深深感觉到加强省级统筹、顶层设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从国家的层面推动省级教育统筹,力度更大,必将收到更好的效果。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

教育改革步入深水区,对高校而言,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校管理,想要有所突破,都必须借助综合改革的路径。过去那种单一、单向的改革已经很难看到效果。

在综合改革背景下,高校要坚持基本的使命和价值观,也要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和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

好改的、能改的都改了,教育综合改革面对的一定是前几轮改革不能解决的问题,必须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一往无前的勇气!

不要把教育综合改革当成一个任务,一定要把它当成一个没有边儿的题目,因需而改。要改什么?为什么改?只有树立了问题导向,改革才有价值。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

改革仅仅有勇气、信心和决心是不够的,必须找到突破点。在教育综合改革攻坚期,要从群众最期盼的领域改起,从制约经济社会发展最突出的体制机制问题改起,从社会各界能够达成的共识环节改起。

全国政协常委、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

教育自身的很多改革之所以没有找到规律,核心是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式和方法。在教育综合改革的进程中,需要把教育放到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大环境中,科学、系统地进行顶层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