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教育质量监测显示:训练不如反思、补习不如阅读~

教育之江



2018年起,我省自主研制工具与分析模型,按照“一年监测,两年改进”的思路,启动省级教育质量监测的新周期。其中,针对2018年9月升入五年级的学生,以及该年级相关学科教师、学校校长和参测学生家长,我省于2018年开展了小学教育质量监测。全省共有11个设区市,98个县(市、区),1200多所小学的3.6万余名学生参加了本次测试。


在完成基础数据分析后,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监测中心组织了近10个专题研究项目,基于数据实证,开展深入分析。这次分析都有哪些发现?对于小学生学习品质和学业成绩,哪些因素的影响最大?一起来看看!



学生学习品质至关重要

“训练不如反思”



将学生各方面的学习品质与学科成绩进行回归分析后发现,学生数学成绩(问题解决方面)能较为全面地体现学生综合学习品质及其他学科学习品质的状况,而阅读策略对于学生各科成绩具有全方位影响。因此,小学阶段要强调少做题,多读书,重视阅读能力的提升。阅读能力不只是语文学科的要点,还是所有学科学习的通用学习能力。



数据表明,学生品德行为对学业水平的直接影响不显著,但其通过学习品质对学业成绩的影响极其显著;学生身心健康水平对学业水平的直接影响显著,但其通过学习品质对学业成绩的影响更为显著;教师因素(教师教学方式与师生关系)对于学业水平的直接影响不显著,但其对于学生学习品质的影响极其显著,通过学习品质对学业水平的影响也极其显著。提升学习品质是促进学生学业进步的关键,要让教师教学方式与师生关系转化为成绩提升的推力,必须借助学生学习品质的提升这一“中间桥梁”。


因此,对于教师来说,要加强学生研究,开展学习指导,高度重视学生学习品质的培养;对于学生来说,要鼓励学习过程中的反思,体悟学习策略,而不要盲目题海训练。是可谓“训练不如反思”



“讲授不如探究”

教师教学方式对学生学习品质影响最大




监测发现,“老师讲学生听”的集体讲授方式对于学生学习品质的帮助最弱。但全省约有四成的四年级学生反映老师仍然采用“讲授型”的教学方式。监测同时发现,改进教学方式,采用因材施教与引导探究教学策略,学生学习动力和学习策略会得到明显改善,对乡镇农村学生的学业成绩的提升作用更为明显,尤其是弱势群体子女相对集中的学校(流动多数、留守多数的公办学校和民办民工子弟学校)的进步特别显著。因此,“讲授不如探究”,要加强农村学校课堂教学改革,从改变教学方式入手,提升学习品质。


虽然教师教学方式与师生关系之间并不存在逻辑关系。但监测发现,师生关系较好的地区,教师教学方式水平也越好。进一步研究发现,不同水平的师生关系下,改进教学方式后的积极效应存在差异。对于师生关系好的学生,教师改进教学方式,其学业成绩显著提高。因此,良好的师生关系有助于将较好的教学方式转化为教学成效。



“减负”须要关注学生学习体验

“控量还要疏导”



本次监测发现,减轻学生学业负担的另一重要切入点在学生学习体验与负担感受。


一方面学校、家庭安排的各类学习任务增多,客观上增加了作业时间、补课时间,减少了睡眠时间,学业负担的客观指标有所加重。另一方面,小学生学业负担主要源自“学校要求”(43.7%)、“家长要求”(40.1%)、“同学间的竞争”(23.1%)和“学生自我要求”(24.5%)。这说明当前学生面对的外在压力远大于内在动力,一旦外在压力超过学生的承受能力(负担阈值),就易转化为消极的学习压力,导致正常的学习任务转化为学业负担。这就是负担的主观感受。



研究发现,学生主观负担感受与客观负担事实间存在联系。在平时校内作业时间、周末校内作业时间、睡眠时间、补课时间和补课科目数等5个客观反映学生学业负担的具体指标中,学生负担感受对平时校内作业时间最为敏感,随着作业时间的增加,学生主观负担感受明显变重,其次是睡眠时间和周末作业时间。


运动健康水平好的学生,在同等作业时间情况下的负担感受轻于运动健康水平一般的学生。兴趣爱好、人际关系对学业负担感受的影响机制相似。也就是说较好的运动健康、兴趣爱好与人际关系水平,均有利于缓解学生的主观负担感受。因此,在学生减负问题上,“控量还要疏导”


监测结果还显示,负担感受轻的学生的学业平均成绩(523.7)明显高于负担感受一般的学生(507.4)和负担感受重的学生(479.3)。深入分析发现,对于主观负担感受较重的学生来说,校外补习越多,学业成绩越不理想;只有对于主观负担感受较轻的学生来说,适当的校外补习还能有所收益,但过量的校外补习,也适得其反。


综上,在“减负”问题中,学生的主观负担感受是影响学生学习与成长的重要中介变量,减轻学生过重学业负担,还须关注学生学习生活的体验感受。



“补习不如阅读”

加强全科阅读与阅读策略指导



研究发现,阅读对于小学生学业进步的全方位影响。除了学生的阅读量、阅读类型与语文成绩显著相关外,学生阅读成绩对学生数学问题解决与科学探究能力均具有正向预测作用,加强阅读能提高数学问题解决能力与科学探究能力。



因此,在日常教学中,教师应加强对阅读策略的指导教学,全科阅读,使学生在运用中不断内化和习得阅读策略,促进高层次思维能力的发展。


对于不同类型的公办学校,在分别控制家庭藏书和每周校外补习时间后,家庭藏书量对学生学业成绩提高的幅度基本高于每周补课时间的提升幅度,说明对于家庭经济条件中等及以下的小学生来说,补习不如购书阅读对提升学业成绩更有效。是可谓“补习不如阅读”


通过不同书籍类型的阅读量对学业成绩的回归分析发现,科普书、故事书、报刊杂志阅读对学生学业成绩的积极影响最大,而漫画书、网络小说对学生学业成绩呈现显著的负向作用。


监测发现,负担感受不同的学生阅读的书籍类型也有区别。负担感受较轻的学生更偏爱科普书和历史书,分别比负担感受较重的学生多8.6%和9.5%。而负担感受较重的学生更偏爱阅读漫画书,比负担感受轻的学生多13.2%。不同负担感受的学生每月课外阅读的数量也差别不少。这表明,学业负担轻的学生才有能力与愿望去学习知识性较浓的科普书与历史书。



弱势儿童“留守不如流动”



本次监测,特别关注了流动儿童与留守儿童等弱势儿童的受教育情况。在样本中流动儿童占24.5%,留守儿童占5.9%。75%的流动儿童与96%的留守儿童在公办学校就读。但是41%的流动儿童与留守儿童在平行班1至2班的微小规模学校中就读,他们占了这一规模的学校的学生数的78%。


监测发现,乡镇农村学校、民办民工子弟学校和流动、留守为主的公办学校是当前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短板”。不管是否控制学生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流动居多和留守居多的公办学校和民办民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学业平均成绩都相对落后。相对于流动多数学校(流动儿童比例超过50%),留守多数学校(留守儿童比例超过30%)学生的学业平均成绩、学习动力、学习习惯等方面得分更低。我们同时发现,在留守多数和流动多数学校中,流动儿童中抗逆学生占比比留守儿童高。因而,在弱势群体儿童抚养就学的选择时,我们认为,与其留守,不如流动。



家庭教育“关注不如参与”



监测结果表明,父母对学业成绩的关注程度,对学业成绩、高层次能力和负担感受有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孩子学习与生活的时间和空间是有限的。父母的期望和关注超过孩子的承受能力,就会变成负担,从而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


我省家长高期望、高关注的背后并不是高参与,家长对子女的陪伴与指导不够。只有60.5%的母亲和49.5%父亲每周陪伴孩子读书学习3次及以上,有15.1%的母亲和22.2%的父亲表示从未或几乎没有、很少陪伴孩子读书学习。监测结果表明,对于小学生的教育,父母“关注不如参与”。父母参与孩子的学习与生活,对孩子各方面的影响不仅是正向的,且影响效应更大。



高期望、低参与带来的亲子关系,必然不会是和谐愉悦的。全省四年级学生,有20.9%的家庭亲子相处属于溺爱型,有34.8%的家庭亲子相处属于严厉型,有4.0%的家庭亲子相处属于放纵型,有40.2%的家庭亲子相处属于民主型。监测结果表明,民主型家庭对孩子的各项发展有积极正向影响,溺爱型、严厉型和放纵型对孩子的发展均存在不利影响。


研究表明,亲子关系并不直接影响儿童的学业成就,而是通过影响儿童的情绪和行为,对学业成就产生间接影响。但亲子关系对于品德与心理健康影响却是直接与显著的。亲子关系与儿童发展中的许多问题有关,如攻击或欺负行为、学业表现与辍学、心理社会性调节等。我省的家庭教育氛围与家庭教育方式有待进一步改进。家庭教育亟待社会关注、研究和指导。




本期责任编辑:蔡寅霁



在看点这里